day day up

(月球音乐家/萨莫)童话镇——快乐王子

  • 童话梗

  • 可能会写成系列


快乐王子的雕像高高的树立在城市的一根巨大的石柱上,他有着蓝宝石做的眼睛,浑身上下缀满了黄金,剑柄上嵌着一颗鲜艳的红宝石。世人对他称赞不已。

“他像这座城市的标志!”市长这样称赞道,他身边想要表达自己有艺术品位的参议员们纷纷附和道,“是呀,你看他的衣服多么璀璨啊!”“看他的眼睛,蓝的像是天空!”“还有他的宝剑,多么威武啊!”市长满意的点点头,为自己有这样一群有品味的下属而满意。

“你为什么不能像快乐王子一样呢?”一位母亲苦恼对着自己哭闹不止的儿子说道,“快乐王子在生前的时候绝对不会哭闹不停,他永远都是快乐而热忱的。”

孩子们从教堂里走出来,他们红...

(月球音乐家)你是我永远的英雄

  • 题不对文注意

  • 双箭头注意

  • 这一切都是咕哒子的阴谋


萨列里走在迦勒底的走廊上,白色的灯光,白色的地板,周围的环境寂静无声。萨列里突然有些些怀念起奥地利的阳光,终年环绕在城市上空的音乐,还有......嗯?那是什么?萨列里突然在前方的拐角处发现了一绺金色的长发。长发像阳光般倾泻而下,随着主人轻轻抖动着。


萨列里脸色一黑,毫不犹豫的向另一边的走廊走了过去。对方明显是在蹲点,这迦勒底里,蹲点他的也就只有那个满嘴口花花的神才了。那个家伙,不着调,整天满嘴口花花的说着黄段子,脸上的笑容没心没肺到了极点。萨列里一边腹诽着,一边向会议室走去。


萨列里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那...

苇叶粽香

  • 双向暗恋注意

  • 大学设定

  • 有彩蛋


“老韩,老魏,你们说,我该不该去道歉?”叶修趴在酒吧的吧台上,闷闷不乐的问韩文清。

韩文清端着一张钱包脸说道:“我体育部还有事,要说赶紧说说吧,又有什么事惹着他了。”

魏琛一脸睡意朦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昨天晚上赶稿,凌晨三点才睡的”

叶修满脸郁闷的向他们回忆起了事情的经过。


端午节的前两天,也就是昨天早上。许博远起了个大早,满脸兴奋的在宿舍里走来走去。这可吓坏了宿舍里的其他三人。要知道,平日里,许博远在这个时间段一直都是出门锻炼的,今天一反常态的呆在了宿舍里,这就有些反常了。“小蓝,你怎么了?有什么好事,说出来让哥乐呵乐呵...

这第七集是什么神剧情?石头门?小圆?有哪个大佬解释一下啊???

守护灵(人类维x守护灵勇)

  守护灵?这个词维克多只在学校里听一些女孩子聊天时说过,而现在,“他”居然说他是我的守护灵?维克多的笑容变得有些微妙了。而勇利却在懊悔,这么敷衍的话,维克多怎么会信?空气像凝结了一样,勇利的手悄悄的攥紧了,他会信吗?勇利期待着,祈祷着。
  “那么,守护灵先生,请问你怎么称呼呢?”维克多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寂静。他信了!突如其来的喜悦席卷了勇利全身,他相信我,他信任我!勇利捂住嘴,努力的忍住自己手的颤抖,在纸上写下:“yuri,我叫yuri”
     “嗯,yuri啊,这可不好和尤里分辨呢”维克多看似苦恼的点着唇,勇利刚想说不用那么麻烦...

守护灵(人类维x守护灵勇)2

  随后的几天里,维克多都再也没有感受到那道炙热的目光,好像那个晚上都是他的幻想一样。维克多又开始烦躁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那道目光在的时候他烦躁,不在了,也烦躁。可他分明知道,“他”在这里,“他”还没走。

  维克多又忍不住开始蹂躏他的头发了。“所以,他到底是谁啊。”维克多纠结的看着手上的资料。“他”使用的手法只是最基础的,狙击兵脱身时所用的方法,谁都会。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敌是友,这种隐身的方法,如果是敌人的话,不妙啊。

  维克多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本来战场上的事就够烦心的了,现在还意外知道了一个可能会改变局势的存在,“呜,好...

守护灵(人类维x守护灵勇)1

  军队设定,两个恋爱傻瓜的故事,一个是爱上不自知,另一个是错把喜欢当仰慕。

  

  我把我的后背交给你,你把你的全部交给我,到底,谁才是谁的守护灵?

(1)

  维克多最近很烦躁,他总感觉有人在看他,不管是在喧闹的人群,还是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那道目光都如影随形。可是不管他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人。查摄像,红外线扫描,所有的方法都用遍了可就是找不到。

  “啊!好烦啊!”维克多烦躁的倒在桌子上,揉乱了自己的一头银发。“烦就给我把文件批了。”尤里愤怒的把一打文件拍在他桌子上。“办公室...

© day day u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