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day up

{柒七}过去与现在

  • 私设如山

  • 有点ooc

  • 应该是小甜饼

  • 我不会说广东话,所以小天使们别问了。


  • 因为有一些小天使们一直在跟我反应虐,所以来扫扫雷。我承认,是有点虐,但是是有小甜饼的,不是欺诈啊。(3/11新加)

那天,在斯坦国的王子入侵后,伍六七陷入了昏迷,在那段时间里,他见到了自己,另一个自己。

“所以,你是过去的我?”伍六七趴在由精神构造起的沙发上,仰头问。

“你可以这么理解。”阿柒斜靠在另外一个单人沙发上说道。他垂眸看着身边的人。阿柒又补充道:“我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所以只能出现很短的一段时间。”

“那你平时都在睡觉?靓仔啊,你这样不行啊,除了睡觉,人生在世还有很...

[酒茨]梦魇

  • ooc注意

  • 没逻辑


“叮铃”茨木听到了铃铛声,声音清脆。好熟悉的声音,是哪来的?他眯着眼睛,昏昏沉沉的想着。

“叮铃”又是一声脆响,茨木迷蒙之间,好像看到了一片靡丽的紫色。真好看,他伸出右手,想抓住那片令人沉迷的颜色。


“茨木,茨木,茨木童子。”他的右手被拉住了,“你喝了这么点就醉了,这可不行。”

“啊,挚友,我还能再喝。”茨木拉着酒吞的手,摇摇晃晃的想坐起来,可绵软的身体却不听使唤。

“好了好了,你躺着吧。”酒吞阻止了茨木的动作。这么摇摇晃晃的,都坐不起来了,还想着喝。

“下次再喝吧,我让人送点下酒的小菜来。”说着,酒吞欲从地上站起来,谁知茨木的手牢牢的拉着...

[叶蓝]百妖志(一)

  •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 山海经了解一下?

  • 小甜饼,不会写虐文


许博远擦擦头上的汗,将水桶放入溪中。溪水清泠,甘甜可口,用它泡茶是在这深山中的上上之选。许博远挑满了两桶水,正欲离开,却看到不远处的溪边有什么金色的东西在一动一动的。他好奇不已,向那走去,结果发现了一只只有半个手掌大的金色鲤鱼。小鱼脊背露出水面,若不是鱼鳃还在轻微的翕动,许博远定要以为他死了。他看着气息微弱的小鱼,心下怜悯,将它放入水桶,又寻了些水草给他当吃食,便带回了家。

玻璃的鱼缸在阳光下折射着颜色,那小金鱼浮在水中,身边还有翠绿的水草。颜色鲜明,宛如一幅画一般。许博远心里欢喜,拿来画纸颜料,对着鱼...

(萨莫)独占欲

  • 小甜饼

  • 李斯特,肖邦,贝多芬出没注意

  • ooc属于我,我就是想看他们谈恋爱。

“从者贝多芬顺应召唤而来,请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一头银白色小卷毛的从者认真的看着没比自己矮多少的藤丸立香认真的问。藤丸立香还没反应过来,贝多芬身后的召唤阵就又亮起了光芒。

“前面的人自我介绍完了没有啊,挡路了。”李斯特一手扶稳踉踉跄跄从召唤阵里冒出来的肖邦,一边戳了戳贝多芬的肩膀。贝多芬嘟囔着,让出了位置。

“你好,Master, 我是从者弗朗茨 李斯特,这位是我的好友,弗里德里克 肖邦。”李斯特优雅的牵起了藤丸立香的手,行了个吻手礼。

藤丸立香颤颤巍巍...

[叶蓝]世邀赛之后

  •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 小蓝真可爱


许博远坐在咖啡厅里,百无聊赖的叼着吃蛋糕的叉子,望着窗外,神色空茫。窗外有一群女孩子走过,笑声清脆,裙摆飞扬。许博远叹了口气,把叉子往盘子里一扔,发出了“咣当”一声脆响。结了账,他向蓝雨基地走去。春寒料峭,风还带着些凉意,直往脖子里钻。许博远却好像没有感觉似的,脸色不变。

“诶,老蓝,你散心回来啦?”笔言飞招呼了一声。许博远“嗯”了一声,游魂似的回座位上坐着了。笔言飞忍不住戳了戳对面的入夜寒:“诶,老寒啊,这都多久了,怎么老蓝还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入夜寒嫌弃的把他的手拍下来:“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蓝桥,”入夜寒摸了摸下巴,...

(6918)以战之名,行爱之事

  • 人物属于家教,ooc属于我

    在云雀的记忆里,六道骸亲吻了他三次。


第一次是在继承战结束后的继承式上,云雀作为十代彭格列的云守出席。因为这次继承式过于重要,几乎所有的黑手党都派出了代表出席。

“别担心,阿纲,冷静,冷静。”迪诺试图让泽田纲吉平静下来,“又不是第一次了,冷静。”泽田纲吉看起来像是要随时晕过去了。

“还是那么没用啊,蠢纲。”Reborn拿枪顶了顶自己的帽檐,嘲讽道。

“又不是你上去,Reborn当然不紧张啊。”纲吉回嘴。有时候迪诺都很佩服自己的这个小师弟,和Reborn顶嘴诶,恐怕自己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做不到吧。...

[中华组/露中]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王耀吃没吃布丁

  • 塑料亲情注意

  • 塑料爱情注意

  • 中华组厨艺身败名裂

  • 他们做饭还没有亚瑟好吃

  • 沙雕文注意


“大哥,你就答应给我做吧。”王湾晃着王耀的衣袖,声音甜的都能滴出水了。

“可是我真的不擅长西点啊阿鲁。”王耀为难的说道。

王濠镜托着下巴,手里拿着一杯茶,笑着问王嘉龙:“你说,先生这次要多久就能投降?”

王嘉龙翻了一页手上的书,随口说道:“我赌15分钟。”

“嘉龙也很擅长制作点心的,你找他阿鲁。”

王嘉龙猝不及防之下被王耀点了名,手一抖,书差点没掉地上。管我什么事?

王湾嫌弃的看了王嘉龙一眼,撅起嘴:“我不,我就要吃大哥做的。”

你那嫌弃的一眼是认真的吗?王嘉龙脑内...

(月球音乐家/萨莫)童话镇——快乐王子

  • 童话梗

  • 可能会写成系列


快乐王子的雕像高高的树立在城市的一根巨大的石柱上,他有着蓝宝石做的眼睛,浑身上下缀满了黄金,剑柄上嵌着一颗鲜艳的红宝石。世人对他称赞不已。

“他像这座城市的标志!”市长这样称赞道,他身边想要表达自己有艺术品位的参议员们纷纷附和道,“是呀,你看他的衣服多么璀璨啊!”“看他的眼睛,蓝的像是天空!”“还有他的宝剑,多么威武啊!”市长满意的点点头,为自己有这样一群有品味的下属而满意。

“你为什么不能像快乐王子一样呢?”一位母亲苦恼对着自己哭闹不止的儿子说道,“快乐王子在生前的时候绝对不会哭闹不停,他永远都是快乐而热忱的。”

孩子们从教堂里走出来,他们红...

(月球音乐家)你是我永远的英雄

  • 题不对文注意

  • 双箭头注意

  • 这一切都是咕哒子的阴谋


萨列里走在迦勒底的走廊上,白色的灯光,白色的地板,周围的环境寂静无声。萨列里突然有些些怀念起奥地利的阳光,终年环绕在城市上空的音乐,还有......嗯?那是什么?萨列里突然在前方的拐角处发现了一绺金色的长发。长发像阳光般倾泻而下,随着主人轻轻抖动着。


萨列里脸色一黑,毫不犹豫的向另一边的走廊走了过去。对方明显是在蹲点,这迦勒底里,蹲点他的也就只有那个满嘴口花花的神才了。那个家伙,不着调,整天满嘴口花花的说着黄段子,脸上的笑容没心没肺到了极点。萨列里一边腹诽着,一边向会议室走去。


萨列里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那...

苇叶粽香

  • 双向暗恋注意

  • 大学设定

  • 有彩蛋


“老韩,老魏,你们说,我该不该去道歉?”叶修趴在酒吧的吧台上,闷闷不乐的问韩文清。

韩文清端着一张钱包脸说道:“我体育部还有事,要说赶紧说说吧,又有什么事惹着他了。”

魏琛一脸睡意朦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昨天晚上赶稿,凌晨三点才睡的”

叶修满脸郁闷的向他们回忆起了事情的经过。


端午节的前两天,也就是昨天早上。许博远起了个大早,满脸兴奋的在宿舍里走来走去。这可吓坏了宿舍里的其他三人。要知道,平日里,许博远在这个时间段一直都是出门锻炼的,今天一反常态的呆在了宿舍里,这就有些反常了。“小蓝,你怎么了?有什么好事,说出来让哥乐呵乐呵...

© day day up | Powered by LOFTER